搜奇网-搜索天下奇闻,挖掘全球趣事!CTRL+D收藏本站    您好!欢迎来到www.souqi366.com

www.souqi366.com

首页 > 奇闻趣事/ 正文

老妇大屁股夹得好紧——小妖精夹的真紧h

2020-08-25 15:44:40 奇闻趣事

 文学

嗯,你放心,我沒有談過女朋友,這是我的第一次。”

“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是一個雛,你過來先把身子洗幹淨。”可能是聽到我的說的話之後,她語氣之間竟然有了些許的溫柔。

我緩緩的走向了她,走近之後我才發現。

“這身子也太白了吧。”

方慧看到我走進來之後,已經把全身僅剩的兩件衣物都脫得幹幹淨淨了。

圓潤的雪白,高翹的豐臀,修長的玉腿,S型的腰身,毫無遮攔的出現在了我的視線裏。

我不明白她老公為什么舍得讓她和別人做那事兒了。

方慧那么好的身材,哪裏像結過婚的女人,根本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。

如果換做是他,他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她的肚皮上。

此刻,方慧的玉手拿著肥皂,已經攀上了那飽滿的雪白,在上面來回的擦拭。

我看的實在心癢難耐,真想沖過去,狠狠的抓兩把!

“愣著幹嘛?還不過來幫我洗澡!”

我沒有想到方慧居然和我提出這個要求。

我哪裏還受的了,狠狠咽了口水,雙手顫抖著就朝那飽滿摸了過去。
真大!

真軟!

真嫩!

在接觸的一刹那,我感覺自己的心髒都快受不了了,他不由得再次感歎怪不得方慧也太年輕了,這手感也太好了。

“嗯哼…”

滿臉緋紅的方慧,嬌軀一顫,她大半年沒有被男人碰過,加之這裏疼的難受就輕哼了起來。

我用力在那地方按了起來,把所有想觸碰的地方,都給按了一遍。

“嗯哼..嗯哼...”

面對我如此亂摸亂按,方慧也只是滿臉羞紅,緊閉嘴唇略帶輕哼。

“你別只在一個地方洗啊,也給我其他的搓一搓”

“好的,好的”第一次和女人洗澡,不免讓我失了神。

我知道不能夠著急,也清楚自己是來幹嘛的,萬一她不高興了,我的錢可就泡湯了。

我拿著香皂慢慢的開始在她的背後遊走。

當我觸摸到的時候,才發現她的皮膚真的非常嫩滑,小蠻腰的身材讓我一度沉迷。

我那也有了反應。

就這么貼著她的翹臀。

我的雙手也沒有閑著,從背後抱著方慧,雙手將她的飽滿捏在手中。

“嗯...輕點。”

我順勢將我身上的最後一條小褲給脫下,那裏也暴露了出來。

結婚了那么久的她當然知道這是什么東西,下意識的便轉過了身。

“那么大!”顯然她已經被嚇到了。

“這和我老公的也差得太多了吧,這要放進去不得幸福死。”

我對我自己的身材相當的滿意,在學校我本身就是一個運動腱將,渾身的肌肉都散發著男性荷爾蒙。

“要不你也幫我洗洗吧!”

只見她猶豫了一會,隨後接過我手中的毛巾,慢慢得給我擦了起來。

從上到下,她溫潤的小手刺激著我的腎上腺。

“喔.....”讓我沒有想到是,她居然毫不害羞的握住了我的本錢。

一陣舒麻的感覺席卷全身,她不停的撫摸著,我能看得出來她多年的寂寞和渴望。

趁著這個機會,我一把將她抱入攔我的懷中,發現她身上軟得不像樣子,一絲力氣也使不出來。

“別害怕……方慧……我會幫你解決的……”碰上女人柔軟發燙的軀體,我緊張得話都說不利索了,顫抖著手在她的身邊亂摸。

而方慧則是像被那激情洗腦了一樣,一接觸到我溫暖的身體,整個人就像八爪魚一樣的靠了上來。

我知道她已經動了情,我抱起方慧,就往臥室裏走....
可沒想到我剛把她抱到了穿上之後,她卻突然醒悟,便瘋狂的掙脫我的手。

“是你們叫我來的,今天把事情辦完,之後就不用見。”我試圖跟她講道理。

“不行,我還沒有做好准備,我沒辦法和一個陌生男子一起睡覺。”

她快速的站起身,來整理好了她的衣服,紅著臉振振有詞:“你給我出去。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再出現在我房間,不然我現在報警。”

她的話猛然提醒了我,當時我跟林哥過來的時候,大家都是口頭協議。並沒有書面證明,如果她報警,那么我現在的行為是屬於要強奸她。

想到這一層,我他媽不免有些來氣。讓來的是他們,現在要我滾的也是他們。

可是現在家裏正急需用錢,我不想在弄出什么別的么蛾子。我看了她一眼,摔門出了別墅。

下樓就給劉樹成打了電話,剛接通,他就問:“怎么樣?”

你難道不知道你老婆是個貞潔烈女?

我在心悄悄暗罵,但是表面上還是老老實實說:“沒有,你老婆太剛烈了,寧可自己解決也不要我碰,剛威脅我要報警。”

“什么?你一個女人都搞不定嗎?”劉樹成氣急敗壞的在電話那端罵我,剛說完,他又調整了一下情緒,“下周,下周你再過來,一定要辦成。”

第二周我按照約定又到了別墅,不過我這次學賊了,一來就要要求劉樹成簽合同。把事情一五一十寫出來,雙方簽個字,沒想到他別有多的廢話,二話不說就跟我簽了合同。

不知道為什么,我心中總有點忐忑,老是覺得我這事情沒那么簡單,於是也偷偷的跟了上去,結果一上去就聽見方慧的聲音。 

不是說劉樹成不是那方面不行嗎,那為什么方慧叫得比之前更加讓人遐想聯翩了?

莫非他還硬得起來,只是弄出來得東西質量不好,不足以讓女人懷孕?

我不停的胡思亂想著,幾步就到了樓上,一上去我就發現他居然沒有關門!

也不知道劉樹成究竟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,不過這樣也好,更加方便我偷窺。

我摒住了呼吸,慢慢的移動到了門前,盡量不讓自己發出任何聲音,然後伸出頭往裏面看去,果然方慧正被男人死死的壓在床上,只是……

劉樹成的手不停的在方慧的身上動著,然後說道:“方慧,你明明知道我爸沒幾天了,如果不快點生個孩子出來,那家裏的遺產我可一分錢都拿不到了。”

聽完男人的話,我心頭一驚,怪不得他們這么著急的想找個男人讓方慧懷孕,原來是為了爭奪遺產!

方慧沒有說話,只是不停的喊著。

劉樹成有些惱了,伸出後捏了幾把她的酥胸,提高了音量:“你之前明明答應得好好的,怎么現在就反悔了呢!”

“我……不想被別的男人碰。”方慧的聲音很小,全然不像對我時的強硬。

劉樹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感動,他放低了聲音輕輕的哄了哄女人:“沒事,你之前不是也想試試真的是什么感覺嗎,放心,我查過那小子了,他幹淨得很。”

雖然自己被當成一種工具被裏面的人談論,可是我卻莫名的有些激動,特別是當我看著方慧的臀部不停在我面前晃動的時候。

我已經看出來了,其實方慧的渴望十分強烈,這也難怪,她本身就是需要被人安慰的年紀,再加上老公不行,也多虧了她能幫劉樹成守身如玉。

“恩……老公,再快點……”

劉樹成放佛知道方慧內心的渴望,不斷的沖擊著她的內心防線。

過了一陣,方慧喘著粗氣,連聲音中都帶著顫抖:“我答應,我答應你就是了……”

除了心跳的聲音,我什么也聽不見了,我整個人靠在門口都看呆了,恨不得現在就沖進去。

我勉強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邪火,趁著方慧累得躺在了床上的時候,趕緊退到了一樓。

又過了很久,我的火已經開始慢慢滅去,這時候方慧和劉樹成才相擁著走了下來,我抬頭看了一眼方慧,發現剛才歡愉後的潮紅還在她的臉上沒有褪去。

不,不對,我又仔細看了看,發現這抹紅並不是歡愉後的潮紅,而是女人的嬌羞。

我明白了過來,方慧已經完全妥協了,我馬上就可以擁有她了!

“今晚就讓方慧跟你睡吧。”
盡管劉樹成已經安排了我們兩個睡在了一起,可是我無論如何都睡不著!
搜索
网站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