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奇网-搜索天下奇闻,挖掘全球趣事!CTRL+D收藏本站    您好!欢迎来到www.souqi366.com

www.souqi366.com

首页 > 奇闻趣事/ 正文

和军人啪的辣文_军婚h边走边做高H欢情

2020-08-25 15:49:33 奇闻趣事
    這樣極品的美女,老趙這輩子都沒見過幾個,讓他不由想起當年自己調戲的那個戲子。
    兩個人還真是像,身材豐滿高挑,皮膚水嫩誘人,簡直就是人間極品,不管是哪個男人見了,肯定都忍不住。

 文学

想到這樣的女人,今天就要結婚了,老趙也不由歎了口氣,心想真是暴殄天物。
    老趙正看著屏幕,卻忽然發現蘇清雅的身體,卻好像有些不正常,竟然開始輕輕地顫抖了起來。
    看到這么一幕,老趙頓時就瞪大了眼睛,朝著屏幕貼近過去。
    只見蘇清雅靠在那裏,手指卻順著小腹,直接放到了她的兩腿之間!
    蘇清雅竟然在做那種事情……
    老趙沒想到,自己竟然還能看到這種福利,看著蘇清雅那輕輕扭動的身體,甚至都能從電腦裏聽到她的喘息聲,老趙的鼻血,都快要噴出來了。
    時間一直持續了好幾分鍾,蘇清雅才停下了手,臉上的表情既有些滿足,卻又帶著一絲失落。
    老趙心中暗想,之前他見過蘇清雅的老公,那人臉色蠟黃,一看就那方面不行,肯定是滿足不了蘇清雅,所以蘇清雅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。
    老趙也有些坐不住了,關掉電腦之後,就趕緊跑到了樓下,拿了浴袍和毛巾,就過去沖著衛生間裏面喊:“小玉,我給你送了毛巾和浴袍過來,你拿去先穿著吧。”
    聽見老趙在外面,蘇清雅也有些猶豫,便說:“胡師傅,你幫我放外面就行了。”
    老趙卻一臉為難地說:“這外面也沒有放的地方啊,放在地上就髒了,小玉,你該不會是不相信我吧?”
    “胡師傅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蘇清雅有些無奈,只能先回答了一句,然後才走了過來。
    衛生間的門被打開了一條縫,蘇清雅從裏面伸出手來,就想要把毛巾和浴袍拿過去。
    蘇清雅的小臂雪白,而且還沾著水珠,看起來十分水嫩誘人。
    老趙身體火熱,就假裝是滑倒的樣子,“哎呦”叫了一聲,直接撞開了浴室的門,就摔在了地上。
    見他突然摔了進來,蘇清雅也是嚇得往後退了兩步,幾乎都要叫出來了。
    老趙裝出一副痛苦的樣子,抬起頭來,就見蘇清雅一絲不掛,正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    老趙現在真的親眼見到,更加覺得蘇清雅的身材,還真是洶湧澎湃,令人激動。
    他雖然倒在地上,可是這個時候,身體早就已經熱得發燙,幾乎挪不開自己的眼睛。
    “趙師傅,你……”蘇清雅驚呼了一聲,就趕緊伸手捂住自己的前面,還扭過了身去,滿臉都是局促的表情。
    老趙便趕緊解釋說:“這地上太滑了,我……我沒站穩,我真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    看他一副情真意切的樣子,蘇清雅也沒有繼續怪他,只是說:“行了,趙師傅,你趕緊站起來吧。”
    老趙卻又哼哼了兩聲:“哎呦,我這老腰已經不行了,都站不起來了,小雅啊,你能不能先扶我一下。”
    “這……”蘇清雅聽他這樣的要求,也有些猶豫。
    老趙伸出手裏的浴袍,就說:“小雅,你先把衣服穿上。”
    聽他這么一說,蘇清雅也有些感動,心想老趙還真是個正人君子,沒占自己的便宜,反而讓自己穿衣服。
    她彎下腰來,就側著身子,伸手過來拿浴袍。
    老趙抬起頭去,依舊能夠看到她那誘人的風光,簡直讓人挪不開眼,真恨不得上去捏一下。
    蘇清雅背對著老趙,先是飛快地把浴袍穿了上去,才轉過身來說:“趙師傅,我來拉您起來。”
    蘇清雅抓住老趙的手,那纖細的觸感,讓老趙頓時就心中一漾。
    但蘇清雅才剛剛把老趙拉起來,老趙卻又是腳下一滑,瞬間便朝著蘇清雅撲了過去。
    老趙下意識地伸出了手,可是入手的,卻是一陣豐盈的觸感,正是她在浴袍包裹下的飽滿。
    那翹挺又充滿彈性的手感,頓時就讓老趙有些飄飄欲仙。
    “趙師傅!”蘇清雅又喊了一句,顯然已經是有些著急了。
    老趙也是趕緊松開手,就沖著她解說:“小雅,我真不是故意的,實在是地上太滑了,是我沒有站穩。”
    但他連續兩次摔倒,就算真是巧合,蘇清雅也不會完全不當回事。
    所以她也不想在浴室裏面待著了,就對他說:“別說了,我們趕緊出去化妝吧。”
    “行嘞,這就去。”老趙應了一聲,就趕緊轉身出去。
    但就在老趙轉身的時候,蘇清雅的目光卻瞥到,老趙那裏鼓鼓囊囊的,竟然好像是起了反應。
    不過老趙走得很快,所以蘇清雅也沒看清。
    所以她也在心裏念叨著,老趙都這把年紀了,總不至於還對自己有那種想法,說不定是自己看錯了。
    她半信半疑地走了出去,只見老趙已經鋪好了沙發坐,還扭頭沖她說:“小雅,你先過來躺下,我給你敷一下面膜。”
    蘇清雅點了點頭,過去在沙發坐上躺了下來。
    老趙站在她旁邊,把面膜敷在了蘇清雅的臉上。
    他低著頭,目光瞥到旁邊,就看到浴袍裏面大片的雪白和豐滿,也不由讓他咽了咽口水,多少都有些口幹舌燥。
    老趙站在旁邊,便開口說:“小雅,敷面膜得二十分鍾,反正也沒事,我先幫你按摩按摩吧。”
    “行。”要是不多收費,蘇清雅倒是也不在乎。
    老趙便走過去,伸出兩只手,按在了她那光滑的肩膀上。
    那觸電一般的感覺,讓老趙感覺非常舒服,恨不得順著她纖細的肌膚,直接摸到她的浴袍裏面去。
    胡定國定了定神,又問:“小雅啊,你這都要結婚了,那你模特的工作還做嗎?”
    “當然了,為什么不做?”蘇清雅反問了一句,似乎對這個話題不是很有興趣。
    胡定國便幹笑著說:“當模特在外面拋頭露面的,你老公會不高興吧。”
    蘇清雅輕聲埋怨道:“就那個沒用的東西,我要是不出去兼職當模特,家裏的錢哪裏夠用。”
    胡定國就說:“嘿嘿,小雅,其實你長得很漂亮,就跟明星似的,做模特是真的適合,只可惜……”
    聽他欲言又止的,蘇清雅又問:“可惜什么?”
    胡定國這才歎了口氣,說:“剛才我雖然不是有意的,但還是看到,小雅你好像有點下垂了,這樣對身材的影響很大,應該也會影響到你的模特工作吧。”
    聽他說起這個,蘇清雅的臉色,頓時就變得有些難看了,像她這個年紀的女人,沒有誰不重視自己的身材,更不喜歡聽見別人說半句不好。
    見自己的話似乎是奏效了,胡定國又急忙說:“你知道我們化妝師,其實對保養也很有研究,我這裏有一種精油,是專門塑形用的,可以有效改善下垂,要不然我先免費給你試試?”
    “趙師傅,你說的是真的嗎?”蘇清雅急忙問。
    老趙便呵呵一笑,然後說:“你在這裏等著,我進去拿。”
    老趙說罷,便轉過身,朝著庫房裏面走了進去。
    他並沒有什么塑形的精油,只是從裏面拿出了一瓶普通的精油,便走回來對蘇清雅說:“這是從國外弄來的貨,只要塗抹在你的那上面,就會有效果了。”
    蘇清雅聽到還要抹在胸口上,頓時有些臉紅,便說:“趙師傅,不然你把它放在這裏,待會我自己塗吧。”
    可老趙還是對她說:“這種精油得用特殊的手法來塗抹,才能夠完全滲透吸收,不然的話,效果甚微啊,但是這種手法,我一時之間也沒法教會你。”
    老趙裝出一臉為難的樣子,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,只有他能給蘇清雅抹這種精油。
    蘇清雅咬了咬嘴唇,雖然有些猶豫,可是到了她這個年紀的女人,沒有誰不擔心自己的身材,更何況這還事關她的模特生涯。
    蘇清雅一番糾結之後,最後還是把心一橫,就咬著牙說:“那趙師傅,就麻煩你來幫我塗吧。”
    見她總算是答應了,老趙頓時就樂開了花,走過去說:“小雅,你把浴袍拉開一點,我好幫你塗。”
    蘇清雅點了點頭,又伸手拉了拉自己的浴袍,雖然只敞開了一點點,但是那雪白的兩團,已經完全出現在了老趙的面前。
    那種偉岸的深邃,頓時就讓老趙感受到了視覺上的沖擊。
    他在手上抹了精油,就直接伸進了浴袍的領口裏,觸碰到了蘇清雅那嬌嫩的皮膚。
    不過老趙並沒有著急上手,而是用他的指尖,在四周遊走著。
    蘇清雅緊緊地閉上了眼睛,這種酥酥麻麻的感覺,讓她覺得非常羞恥,整張臉都變得通紅了起來。
    老趙的指尖在她的肌膚上來回劃動,這種輕輕地撩撥,讓她覺得很舒服,卻又有點不好意思,便小聲問:“趙師傅,你在幹什么呢?”
    老趙便解釋說:“你別緊張,我先給你放松一下身上的肌肉,待會才能更好地吸收進去。”
    聽他這么解釋,蘇清雅便點了點頭,強忍住了那種酥麻的感覺。
    看蘇清雅似乎已經是接受了自己的試探,所以也不在掩飾,兩只手直接往中間一推,便朝著兩團雪白而去。
    那一瞬間,手中的滑嫩和彈性,幾乎讓老趙叫了出來,這也未免太舒服了。
    老趙喘著粗氣,心跳更是越來越快,在揉弄的同時,甚至已經開始幻想著,如果自己能夠在她身上,好好享受一番,那會是什么樣的滋味。
    而在老趙的推弄下,蘇清雅整個人,都像是一根繃緊的弦,緊緊地抓住了身上的浴袍,生怕自己會叫出聲來。
    因為老趙的手法,實在是太舒服了,有了精油之後,還會變得更加順滑,這種刺激的體驗,蘇清雅從來都沒有享受過。
    更不要說她老公那么木訥,每次都是蠻來,也不懂前戲,從來都沒有讓蘇清雅感覺到快樂。
    老趙的兩只手,在她的胸前翻飛著,這種感覺,甚至讓蘇清雅覺得,比跟老公做那種事情都要舒服。
    老趙用力一推,便直接捧在手裏,身體也是猛然激動起來。
    “唔……”
    感受到這樣的沖擊,蘇清雅也再忍不住了,喉嚨裏不由發出了一聲悶哼,顯然是已經有了反應。
    現在老趙根本不是在幫蘇清雅放松,就是要故意挑逗她。
    此時老趙自己也受不了了,兩只粗糙的手掌不斷在蘇清雅的兩團上遊走著。
    這樣強烈的刺激讓蘇清雅身體一下繃直了,嘴裏忍不住發出了聲音。
    老趙知道她動情了,臉上一片潮紅,看的他快熱血沸騰了,恨不得馬上撲倒她。
    不過,他還是忍住了,要是再被抓一次,他這輩子都不要想出來了。
    可就在老趙無比激動的時候,蘇清雅忽然坐了起來,就喘息著說:“趙師傅,就先這樣吧,我還急著去結婚,得化妝了。”
    蘇清雅感覺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,心裏大羞,才趕緊制止了老趙的行動。
    她怕老趙再按下去,自己可能會忍不住做出什么羞恥的事來。
    而聽她這么一說,老趙也頓時就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,剛才的激動也是蕩然無存。
    不過本著對工作的認真負責,他還是非常細致地幫蘇清雅化完了妝。
    蘇清雅似乎是對妝容很滿意,又對老趙說:“趙師傅,以後要是我當模特要化妝,可以請你幫忙嗎?”
    老趙知道她只是客套,便笑著說:“當然了,你如果需要,我免費給你化妝。”
    兩人聊了沒幾句,便有接親隊過來,把蘇清雅給接走了。
    看著蘇清雅的背影,老趙也不由歎了口氣,心想這樣的美女,就這樣跟別人結婚了,恐怕以後連見面的機會都沒,更別說是把她拿下了。
    一連幾天,老趙都是鬱鬱寡歡。
    可是這天清早,老趙忽然接到一通電話,竟然是蘇清雅打開的。
    電話才剛一接通,便聽見蘇清雅說:“趙師傅,你之前不是說免費幫我化妝的,你現在能來我家嗎?”
    接到蘇清雅這通電話,老趙也瞬間就愣住了。
    他原本以為,蘇清雅結婚之後,兩個人就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了,誰知道蘇清雅竟然還會找她上門。
    老趙有些迫不及待,趕緊說:“當然……你把地址給我,我馬上過去。”
    蘇清雅又支吾了一下,便小聲問:“那個,上次用的精油還有嗎,好像效果挺好的。”
    老趙的腦子裏都是嗡的一聲,感覺無比激動,急忙對她說:“有的,當然有,我馬上就帶過去給你用。”
    掛斷電話之後,老趙也不由搓了搓自己的雙手,這些天惦記著蘇清雅的身體,他都快茶飯不思了。
    他過去收拾了一下工具箱,就關了門,按照蘇清雅給的地址找了過去。
    蘇清雅住的,是一個十幾年前的老小區,看來他老公家裏的條件,其實也就一般,難怪會找他當結婚的化妝師。
    想起上次幫蘇清雅抹精油的感覺,老趙頓時就心裏發癢,恨不得能早點見到她。
    老趙找到她家門前,伸手敲了敲門,沒一會兒,蘇清雅就過來打開了門。
    因為在家裏,所以她只穿了一件睡衣,長長的頭發披在肩後,顯得非常撩人。
    而且她的樣子,好像睡衣裏面,並沒有穿衣服。
    看到這么一幕,老趙頓時就咽了咽口水,手都不知道應該往哪裏放才好。
    “趙師傅,你愣著幹什么,還不趕快進來。”
    蘇清雅伸手拉了一把,便抓著老趙的胳膊,帶著他到了屋子裏面。
    老趙四處看了一眼,屋子倒也不算小,不過沒看見其他人,似乎是只有蘇清雅一個人在家。
    所以老趙的心裏,也開始盤算起來,便問:“小雅啊,家裏只有你一個人嗎?”
    蘇清雅點了點頭,便說:“我老公他出差去了,要過一段時間才回來。”
    “噢。”老趙也是應了一聲,心想這才剛結婚,老公就不在家了,蘇清雅肯定也很想要,這豈不就是自己的機會。
    而且兩個人在家裏,孤男寡女的,就算真的發生了什么事情,也不會有人發現的。
    老趙便一臉關切地問:“小雅,你叫我過來幫你化妝,是有什么事嗎?”
    蘇清雅就點頭說:“趙師傅,我中午接了個活,所以請你過來了,不會太麻煩吧?”
    老趙急忙擺了擺手:“這算是什么麻煩,你先坐下吧,我來給你化妝。”
    可是蘇清雅卻沒有馬上坐下,而是低著頭,有些臉紅地說:“那個,我想先試試上次那個精油。”
    聽她這么一說,老趙也是愣了一下,心想難不成是自己上次把她給弄舒服了,所以她才特意把自己叫上門的?
    老趙略微平複了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,又問:“上次做完以後,你感覺效果怎么樣?”
    蘇清雅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,就低著頭,小聲說:“嗯,感覺好像真的挺了不少,所以我想要再試試。”
    她這話正中老趙的下懷,他從工具箱裏拿出了精油,便沖著蘇清雅說:“那你找個地方躺下來,我們就開始吧。”
    “那我們去房間裏。”蘇清雅說了一句,便主動帶著他進了房間裏面。
    老趙跟在後面,只見蘇清雅進去之後,就在床上躺了下來。
    但她即便是平躺著,胸前依舊挺拔,可見她究竟有多么洶湧澎湃。
    老趙沿著唾沫走過去,便沖著蘇清雅說:“小雅,你穿著睡裙,這樣我不太好幫你抹精油,而且還容易把你的衣服弄髒。”
    “那可怎么辦啊?”蘇清雅也是皺了皺眉。
    老趙便試探著問:“要不然這樣,你把睡裙脫下來,這樣我也方便一點。”
    聽他這么一說,蘇清雅的臉,也是瞬間就紅了。
    讓她在其他男人面前,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,蘇清雅怎么做得出這種事情來。
    見她似乎是不願意,老趙便說:“沒事,那我們就這樣,也能湊合做的。”
    蘇清雅看著他,心想老趙說的也是實話,這樣的確是很不方便,再者說了,自己的身體都被他摸了,就算是再看一下,也算不上什么……
    所以蘇清雅這么一想之後,也就有些釋然了,便對老趙說:“趙師傅,你等一下,我把衣服脫了,這樣方便一點。”
    看蘇清雅答應了,老趙的心,也是激動得砰砰直跳,雖然蘇清雅的身體,他早就看過了,但是看著她自己把衣服脫下來,實在是別有一番風味。
    蘇清雅咬了咬嘴唇,臉上也有些微紅,似乎是很不好意思。
    不過她最後還是咬了咬牙,掀起了她睡裙的裙邊,老趙也是瞬間瞪大眼睛,朝著她兩腿之間看了過去……
    蘇清雅很快就脫掉了自己的衣服,只剩下一條白色的蕾絲底褲。
    她似乎是有些害羞的樣子,伸手擋在胸前,可是纖細的手臂,根本就擋不住那洶湧澎湃。
    老趙也不由咽了咽口水,又沖著蘇清雅說:“小雅,咱們開始吧。”
    “嗯。”蘇清雅也是應了一聲,這才在床上躺了下來。
    看著蘇清雅那雪白的身軀,老趙頓時就覺得異常激動。
    不過他還是喘了口氣,先讓自己冷靜了下來,然後才坐了下來,慢慢地伸出手,朝她的嬌軀上摸了過去。
    老李並不著急對她下手,而是跟上次一樣,用指尖在她身體上的敏感部位,輕輕地撩撥著。
    蘇清雅似乎是有些受不了,身體微微地顫抖了一下,不過還是強行忍住了。
    老趙看著她那火辣的身材,暗自吞了口唾沫之後,便笑著說:“小雅,你身材真好,你老公能娶到你,實在是太有福氣了。”
    聽老趙這么一說,蘇清雅的臉上,也是微微有些泛紅,便小聲開口說:“哪有這樣的事情。”
    見蘇清雅似乎是害羞了,老趙又歎了口氣,便說:“可惜我現在已經老了,不然還真想娶個像你這么漂亮的老婆。”
    蘇清雅低著頭,根本就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才好。
搜索
网站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