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奇网-搜索天下奇闻,挖掘全球趣事!CTRL+D收藏本站    您好!欢迎来到www.souqi366.com

www.souqi366.com

首页 > 奇闻趣事/ 正文

怎么让水越玩越多|想吃你的水蜜桃是什么意思

2022-01-13 08:53:39 奇闻趣事

迎面扑来的风,吹乱了小龙的头发。


王雪紧紧地抱着他,把眼睛笑成了月牙,一脸调皮的幸福,她还故意把脸颊贴到小龙脊背上,把自己当成了小龙的媳妇儿!


出了村,小龙骑车变快,并且还不扶把手,抱臂在胸,王雪吓得尖叫,然后双拳捶打他脊背。


一路颠簸,一路惊心动魄,终于到了王雪家的西瓜地,把自行车停好,小龙褪掉鞋子,一头钻进瓜棚里。


 文学

王雪笑嘻嘻地捏着小龙的鼻子,“小龙,你越来越帅了!嘻嘻!”


小龙不喜欢她。所以,小龙伸手推开她。


“小龙,你怎么了!”王雪幽怨地问。


“我,我想吃零食!”小龙想把她支走,躲过一时是一时。


“嘻嘻,你怎么和我们女孩子一样喜欢吃零食啊,好,你在这等着,我去商店给你买!”王雪起身穿上鞋子,又扭头问:“你想吃什么?”


“瓜子,锅巴,干脆面,还有花生糖!”小龙随口说。


“好咧,你在这等着我哈!”王雪站起来,骑着自行车走了。


“妈了个比的,终于清静了!”小龙四仰八叉地躺着,觉得很舒服。


不过,等王雪走远了,小龙却吃了几个西瓜,吃饱后逃之夭夭。

半个月后的某一天,小龙来到教室,一眼便看见王小涛坐在他小龙的座位上正和同桌王雪聊得热火朝天。


王小涛的半边脸上还缠着纱布。


王雪看到小龙来了,故意装作很关心王小涛的样子说,“涛涛,你的伤怎么样,快点好起来哦,人家还想让你陪人家去瓜棚里看西瓜呢!”


王雪这么做无非是想刺激一下小龙,让他吃醋。


哼,谁让他周六那天趁着她去买零食的机会做了逃兵,难道我王雪离开你小龙就不能活了吗?


王小涛听了王雪的话,心中那个高兴啊,王雪是班花,甚至校花,但人长得又水灵啊,他早就喜欢她了。


王小涛正想说什么,就被身后的小龙打断了,“喂,你让开,这是我的位置!”


缠着半脸纱布的王小涛扭头看见小龙一下可站起来,惊弓之鸟地往后退了一步,没站好,差点倒在王雪身上。


王雪扶住王小涛,拿女朋友似的口味鼓励他,“涛涛,别怕,我支持你!”说完,她幽怨地瞪着小龙,又气又羞,又爱又恨。


“我,我不怕!”想了一下,王小涛这才镇定下来,指着小龙说,“小子,我王小涛快出院了,你的日子以后不好过了,等我的脸痊愈了,我让你哭得很有节奏!我在这发誓,此仇不报非君子!”


“你不是君子,你是小人!”小龙嗤之以鼻。


王小涛看一下站在班门口把风的哥哥王胜涛,叫道:“哥,去把东子哥叫过来吧!”


东子哥是王小涛在医院认识的一个二百五。


他是社会上的青年,打架不要命。也很能打。


王小涛住院那天,正好碰见东子哥的兄弟被砍伤,和他住同一病房,于是他就很有心计地认识了这位号称东霸天的大哥。


“东瓜哥?东瓜哥是谁?还南瓜姐呢!”小龙丝毫不畏惧地笑笑。


“哼,你别嚣张,等一下东子哥来了,你就哭了!”王小涛有些得意,不服气地说。


这时,班里围上来好多看热闹的学生。


“你快点让开,这是我的位置!”小龙有点不耐烦了!


王小涛在东霸天没来之前还是很谨慎的,他怕小龙再次发疯重新打他,所以就很外强中干地让开了。


小龙一坐下,就听见王小涛毕恭毕敬地叫起来,“东子哥好!”


这时,小龙抬起头来,入眼之处,看见一个大概二十七八年龄,白白净净,酷似古代书生模样的眼镜男拨开人群,出现在他面前。


“妈了个比的,我还以为是五大三粗的壮汉呢,原来是弱不禁风的书生!”小龙不屑一顾。


“东子哥,他就是小龙,就是他打的我!”王小涛现在说话的口气别提多理直气壮了。


“你就是小龙!?”东霸天盯着他问。


“对,怎么了?”小龙没有一丝恐惧,依旧是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


如果小龙知道东霸天的故事,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是一副如此不重视对方,漫不经心的模样!


东霸天有两个尤其突出的特点,第一:他很残忍,纯正狼的血统。第二,他是个疯子,不但打架不要命,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要命!你千万别被他文弱的外表所欺骗。


小时候过年放鞭炮,孩子们喜欢从鞭里拆下一个炮单独放,左手拿炮,右手拿烟,点燃炮捻子,然后朝天空中一扔,一阵火星,一声脆响,真过瘾。


但人家东霸天不这么放,他不扔,直接把一只鸡蛋般粗大的炮放在手心里,握紧拳头,点燃炮捻,只听一声闷响,开出东霸天那霸气变态似的微笑。一旁的同龄人都吓得屏住了呼吸,脸色惨白。


不过,这还不是东霸天最二的,最二的是有一次去一同学家玩,一进门,同学家喂的那只膘肥体壮的灰色大狼狗就朝东霸天狂吠,看见狗眼看人低的畜生,东霸天一下火了,“嗖”地一下窜到狼狗面前开始了一段精彩的人狗大战。


一人一狗相互掐架,同学都看傻了,因为狼狗是拴着的,所以东霸天占了优势,只见东霸天双手掐住那灰狼狗的脖子,咬牙切齿的嗷嗷的直骂:“草你妈,让你小子狗眼看人低。


狼狗被掐得发出嘶哑的低吼,东霸天却还不解恨,一脚狠狠地踩着狗尾巴,两只手攥着狗脖子,像拔苗助长一样朝上猛拽,一向气势汹汹的狼狗在东霸天手里像个无助的小猫,杯具了。


同学求东霸天饶了那只狼狗,谁知,东霸天一松手,狼狗就去咬他胳膊。东霸天火冒三丈,捞摸一把铁锹,就朝狼狗脑袋上拍去,狼狗惨叫一声,“嗖”地一下钻进了狗窝。


史上最二的事件发生了,东霸天不假思索地钻进了狗窝,和狼狗在里面大战,最后竟然把狗窝都弄破弄踏了。狼狗彻底怕了,彻底服了,他被东霸天弄得奄奄一息,半死不活,最后他卧在东霸天的同学,他主人身边,委屈地至极:“俺就象征性地朝你叫了几声,一示俺对主人的忠诚,你小子至于把俺往死里打吗?”


以后的日子,只要东霸天去该同学家,这只狼狗就会惊弓之鸟地窜进狗窝,老老实实地呆着,吓得全身发抖。


这个故事,小龙自然不知道,只见他一边整理课本一边对东霸天说,“请你走开,别耽误我上课!”


“东子哥,看他嚣张的,干他吧!”王小涛在一旁添油加醋。

“我草——!”东霸天刚要发火,就听见从教室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你们一群一群的围在那干啥呢!那里很香吗?”


同学们一听是自己班主任夏春娜的声音,便赶紧散开了。


王小涛这下脸都绿了,带社会上的人到学校耍威风后果是很严重的。


“夏,夏老师好!”王小涛心虚地打招呼。


“王小涛?你的伤还没痊愈,你怎么从医院跑到学校里来了?”夏春娜很纳闷,然后关心地问,“怎么样,还疼吗?”


“报告老师,不疼了!”


夏春娜看到了王小涛身边的东霸天,一双美眸忽地一亮,多么英俊的青年啊,还带着一副眼镜,一看就知道是个知识分子。


“您是小涛的班主任吧?你好,是刘文东,小涛的表哥!”东霸天竟然文质彬彬地要和夏春娜握手。


这种只有在城里才有的见面礼仪,让东霸天用上,看起来很合时宜。


夏春娜骨子里本来就有小资情调,只是毕业后被分配到东风乡三中,平日里接触的都是农村人农村孩子,这种小情调早就与她隔绝了。


今天,竟然被东霸天点燃,夏春娜心湖上激荡起层层涟漪,对他产生一丝好感。


于是,她大大方方地伸出那张修长玉手,握上了东霸天那张白净无瑕透着贵族气息的男子之手!


“你好,我叫夏春娜,小涛的班主任!”


握手之后,东霸天笑道,“不好意思,小涛说住院很闷,我就带他到学校里转转,如果学校不方便的话,我现在就带小涛走!”


“妈了个比的,想泡娜姐?虚伪!老子一定不让你得逞,娜姐是我小龙的!”小龙拿小黑豆似的眼睛瞪着东霸天。


“呵呵,其实也没什么!”夏春娜把眼睛笑成了月牙。


东霸天故意控制住自己的眼睛,他要给她留个好印象。


东霸天不但打架生猛,而且还会泡妞,他知道杀人诛心,泡妞攻心的道理。


“那个啥,夏老师,我就不打扰你了,我现在就带小涛走了!再见!”说着,东霸天拉着王小涛的手走出教室。


一出教室,东霸天就说,“小涛,你班主任是个大美女呀!”


“嘿嘿,东子哥,你放心,我一定会帮你的!”


“扯淡!东子哥泡妞用得着别人帮忙!”


“嘿嘿,东子哥,那你啥时候帮我教训小龙啊!”王小涛关心地问。


此时,夏春娜的办公室。


“小龙?你来找我什么事”夏春娜说。


“娜姐,我来时提醒你一下,王小涛带来的那个家伙不是好人,你别被他的外表所欺骗了!”


夏春娜哭笑不得,好像他成了她的老师一样,她固执地认为自己不会看错人。


于是责备道:“我看你才不是好人咧,娜姐难道还分不清谁好谁坏?出去!”


下午放学,小龙赶到跟在东霸天一伙最后面的兄弟身边,笑着说,“大哥,东子哥又看上哪个美女了?”


幸亏,他从王小涛口中得知大家对东霸天的称呼。
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搜索
网站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