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奇网-搜索天下奇闻,挖掘全球趣事!CTRL+D收藏本站    您好!欢迎来到www.souqi366.com

www.souqi366.com

首页 > 天下奇闻/ 正文

妇人少妇征服沉沦 |两暗卫进去了公主h

2022-01-14 16:49:36 天下奇闻

想着这个不伦的放纵想法,老周的兴奋程度是如此的强烈,忍不住的开始伸手揉了起来。


几年的单身生活,在昨晚突破之后,老周的欲望和心理也在不断的改变着,并且很沉迷这样的滋味。


看看时间现在八点多,老周兴奋的睡不着,拿出手打开了微信,他的号上有侄媳的微信可是现在他不敢乱发什么,倒是可以跟昨晚弄的刘芳好好聊聊。


想了想明天又要值班,老周又无比兴奋的露出笑容。


打开了刘芳的微信,老周给她发了信息过去:“明天我在物业维修值班室值班,记得穿上你的丝袜和高跟鞋,再穿上你上次穿的丁字裤来找我,我要玩一夜。”

陈娇娇从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尴尬的一天,当她浴室里离开家又回去,装作一切都没发生。


晚上老公张鹏让她跪着后入的时候,陈娇娇用身体感受着老公的尺寸,突然之间又冒出来表叔老周的那个尺码东西。


想到自己认错人,想到自己还用手握着表叔老周的大东西前后动作了好一会儿,陈娇娇在跟老公享受快乐的时候,脑子跟着了魔一样,不断的在想着那个大东西,而且感觉今晚跟以前相比,强烈的兴奋程度许久都没有体会过了。


表叔年过五十,长得不好看,皮肤还黢黑,可没想到身体那么壮实。


 文学

陈娇娇闭着眼睛任由身后的老公抱着她的腰肢狠狠的撞击,一想到这陈娇娇哼叫的声音又变大了一些。


与此同时老周过了很久都没等到刘芳的信息,正准备再发信息的时候,隐约的听到有女人的叫喊声,心里好奇之下偷偷溜出房间,小心的把耳朵贴在表侄房门前,果然是侄媳的叫喊声。


女人不论多强势,脾气多大,在这种事情上,永远都是被征服的那一方。


这时候老周听着侄媳美妙的叫喊,忍不住隔着内内握着自己的东西。


“老公,你今晚好厉害。”


“用力啊老公,好爱你,我快死了。”


“老公,狠狠的弄我,我是个欠弄的女人吧,弄死我吧。”


卧室里侄媳陈娇娇在不断的哼叫和说着放纵无比的话语,老周以前有些惧怕年轻靓丽的侄媳,还没发现她有这么开放的一面。


从听到叫声到现在,短短三两分钟时间过去,就听着张鹏闷哼了两声,侄媳陈娇娇在里边说了一句话,语气充满了遗憾和失落:“出来了?”


张鹏嗯了一声,紧接着陈娇娇继续说着:“你这几年一直开出租,长期久坐,再加上经常熬夜,身体真的需要好好养养了,这才二十多岁年纪,我可不想过两年你就不行了,那我岂不是守活寡。”


“知道了,我去洗洗。”张鹏烦躁的回了一句,就听着准备下床。


老周赶紧快步回房间,把门悄悄关上。


重新躺下,老周寻思着表侄看起来跟自己一样挺壮实的,可身体确实不好,上个月老周还见表侄张鹏吃治疗前列腺的药物呢。


年纪轻轻就不行,侄媳陈娇娇靓丽迷人,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女人,老周已经开始预见到自己表侄以后头上戴绿的结局。


与其那个性感靓丽的侄媳便宜别人,那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呢。


在老周琢磨的时候,又开始把她跟少妇刘芳对比了起来。


侄媳陈娇娇靓丽迷人,带着年轻活力的妻子。


少妇刘芳成熟性感,关键是经过了岁月的沉淀,前突后翘的火辣身材充满了欲望的妻子,这种诱惑的韵味这可不是年轻女人能够相比的。


想到了刘芳,老周把枕头旁的手机拿起来,看了一眼上边的信息,刘芳在刚才总算回了信息过来:“我告诉你别太过分了,我老公刚才打电话明天回来。


咱们不可能了,上次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,你要是还这么变本加厉纠缠我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”


看着这个信息,老周有些犹豫。其实鱼死网破对谁都不好,刘芳的家庭估计毁掉,而且在这里也待不下去,那么老周肯定会进去的。


思索了一下,老周感觉这件事情要把握好程度,既不能让女人报警,又能让她喜欢上这样的滋味。


如果两人寂寞,干柴烈火的一起偷,这就安全了。


“老妹儿,上次的时候,你不是舒服的大呼小叫的吗?而且还有两次你爆发的时候,还主动甩腰扭屁-股的,难道你不舒服吗?


你明天不来,那我就去找你,只希望你没骗我,我要是知道你老公没来,就把视频和照片发到网上,发呆咱们的业主群去。


上次见你们卧室还挂着婚纱照呢。明天我要去找你的时候,一定当着你老公的婚纱照面前弄你。


让你被我-干的一边叫喊一边看着自己和老公的婚纱照,或许你会更兴奋。也不知道你结婚的婚纱还有没有,到时候穿上你当初结婚的婚纱,在你老公面前被我弄的时候,一定会更刺激吧。”


老周把信息发送了过去,幻想着那时候的情形,恨不得现在就飞过去狠狠的玩弄这些女人。


上次的时候因为心里慌,快速而又直白的发泄之后就心虚的离开了,不然的话以老周这些年看小电影的经验,他想玩的花样玩一晚上都足够了。


今晚刘芳在客厅看电视,八点多不会休息这么早,楼上的刘香又来刘芳家里串门聊天。


刘香老公整天在家,就是个活死人又不能用,没事做就来这里跟刘芳聊天。


她见刘芳一边心不在焉的跟自己说话,一边不断的看着手机。


“芳芳,忙什么呢?跟老公聊天的吧?看你脸红的样子,跟什么一样,这么久没尝过男人味道,这就忍不住了?


最近给学生上课的时候,被那些青春期的大孩子们盯着我的身体,我也有点忍不住。”刘香虽然是高中教师,表面矜持高冷,一本正经很严肃,可跟闺蜜邻居聊这些话题,说的都很开放。


刘芳被老周说的正心乱,想着要真是一边看着跟心爱老公的婚纱照,一边被那个野蛮的老师傅狠狠的玩弄,刘芳就感觉有些呼吸困难,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烦的,亦或者是那种扭曲变态的一幕,让刘芳的身体有了异样的兴奋。


“姐,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,就是跟朋友随便聊聊。”刘芳随口应付了一句。


刘香这个精明的少妇看看刘芳心虚和面色臊红的脸庞,只是笑笑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
“哦对了,我刚才不是给你带了点库尔勒香梨嘛,我去洗洗去,咱们不是年轻小姑娘了,要吃点水果养颜美容显得水灵。”刘香说着话,看着茶几上自己提来的一兜梨子说了一句。


在自己家,又是刘香带来的东西,刘芳怎么好意思让刘香再去洗水果,阻止了刘香之后,刘芳提着水果兜去厨房洗梨子去了。


刘香看了一眼厨房那边,顺手把刘芳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拿了起来。

洗着水果的刘芳忍不住烦躁皱眉,感觉那个老师傅有点太过分了,心里想着怎么把自己视频和照片拿回来。


老周的恶心东西蹭在她的脸庞,还有她身体不断冒出来的男人痕迹,这一切都那么的羞耻,刘芳死也不愿意自己这样的状态被传播出去。


洗完水果找果盘放好端出来,刘芳心神不宁的跟刘香聊天。


吃了个梨子没几分钟,刘香说忘了洗衣服,就离开了刘芳的家里。


老周躺在床上没等到刘芳的回话,心里暗自发狠,等到明晚一定狠狠的玩弄这个女人,让她还装清高。


正准备睡觉的时候,老周突然收到了一条申请好友的信息。


一个风景图片做的头像,留言信息很奇怪,只一句:我是刘芳楼上的刘香。


老周想着那个身材玲珑可人的短发戴眼镜的知性少妇,心里奇怪她怎么主动添加自己。


不过在老周看来,这女人肯定是空虚寂寞的很,就连老公不行的事情都旁敲侧击的念叨给他听。


添加了通过之后,老周还没来得及打个招呼,刘香已经先一步发了信息过来:“你是物业的那个老周师傅吧?”


“是我啊,您那有需要维修处理的事情吗?我今晚不值班,你可以给在咱们业主群跟老赵说一声,他值班。


要是不着急的话,等我明早上班了再过去帮您做维修也可以。”老周回复了这个少妇之后就准备睡觉了。


叮铃一声响,刘香的信息又回了过来,看到内容吓得老周早已经没了睡意:“怎么,睡那么早啊,是不是被刘芳那个欲求不满的女人给榨干了?”


老周心里开始慌了,这件事情要是第三个人知道,那肯定会出事的。


“老妹儿,真会开玩笑,要是没事的话我就真的睡觉了啊。”老周打了个马虎眼,回了一句之后准备不再搭理这个女人。


老周不知道刘香已经偷看过他跟刘芳发的信息了,这时候的刘香躺在床上,性感的美腿交叉着晃悠,穿着性感的睡裙戴着眼镜,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。


“你刚才还不是跟刘芳聊明天让她穿着丝袜高跟的,打扮搔点去找你,让你玩她一晚上的嘛。”刘香把信息发送了过去,这时候的她几乎能想得到那个五大三粗的老师傅一定是吓坏了。


刘香的老公赵华民年纪比她大了不少,以前是办公室人员,条件和素质都很好,现在因为神经受伤腿脚不便,这一年来一直在家养着,可惜的是就连那东西也没有任何感觉。


他冲澡来到卧室,正看到妻子刘香对着手机发出诱惑的风情笑容,赵华民的心里就一阵刀割似的扭曲。


一年多来,除了用手和嘴巴来满足妻子,赵华民感觉自己是个废人,而且这样下去,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对性是有多么的渴望,这样下去,早晚会红杏出墙。


其实赵华民心里早已经想好了,不断的用外部刺激和药物治疗,可是一点作用没有。


要是这样下去真的再恢复不了,哪怕他的妻子去找别的男人,他也表示理解,毕竟没有性的夫妻,这个压抑的家庭迟早会毁掉,最可惜的是因为各自忙碌事业,打算晚点要孩子的,现在就连孩子都没有。


赵华民看着面前成熟性感的妻子,心里扭曲的在滴血,可还是保持着他一贯的温和笑容。


“跟谁聊天呢?看你笑的春风满面的。”赵华民说着话穿着睡衣就上了床。


刘香快速的把屏幕熄灭,随口跟丈夫说着:“没有,这不是我们学校的工作群里,这群同事们都在开玩笑呢,我就窥屏。”


赵华民点点头,上-床熄灯之后赵华民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妻子,双手在这具成熟性感的身体上不断的摩挲,可惜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反应。


“老婆,对不起。”每次这时候,赵华民的内心都会遭受巨大的煎熬。


刘香摇摇头:“没事的老公,你会好起来的,上次去医院大夫不是说化验结果还算可以,在逐渐恢复中。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。


老公,我还是喜欢咱们最近玩的花样。”


刘香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,安慰着老公的同时,她翻了身跪在了床上。


膝盖分开,将圆臀高高翘起,蛮腰和上身都平压在了床铺上,摆出另一个诱惑至极的动作。


张伟双手迷恋的揉着她那弹性十足的臀肉,然后跪在刘香的身后,俯身把脸凑了过去。


刘香猛然闭着眼睛哼叫一声,一边享受着老公的手指,一边感觉这老公滚热的口和舌带来的快乐感觉。


状态慢慢的再变得强烈,刘香不断的扭动身体,想要让这样的感觉来的更真实一些,可是不论手指还是口舌,那种感觉跟真正的男人相比差距很大。


刘香不想让敏感的老公难过,只是假装很舒服的在哼叫,一边摆动着美-臀,一边闭着眼睛,在幻想着男人真正的进入


在兴奋中,刘香突然想到了那个粗鲁野蛮的老师傅,那健壮的体格,厚实的腰背,幻想着那个丑男人狂暴的占有自己,刘香突然间有了感觉。


刘香的蛮腰扭曲着,翘-臀不断的向后,想要这样的感觉更加猛烈一些。


赵华民抬起头来,下巴还沾着些许泥泞的痕迹,跪在刘香身后的赵华民加快了手部的动作,随着妻子越来越兴奋,赵华民的表情也愈发的扭曲。


“你是不是在幻想其他威猛的男人狠狠的占有你?”


“老公,我没有,是你弄的很舒服,我兴奋受不了。”


“是吗?那要是给你找个能力强大的男人狠狠的满足你,当着你老公的面满足你,你会不会更兴奋?”


“啊,老公,别说了,快,快点,我快受不了啦?”


“你是不是在幻想别的男人狠狠的玩弄你,享受真正男人彻底享受你身体的美妙滋味?


你幻想过被硬上吧?幻想过自己的学生把你按在课桌上玩你吗?幻想过陌生男人对你的放纵?说,你现在幻想的是谁?”


“我在幻想物业的老师傅,幻想他把我按在冰冷的地面上,抓扯我的头发,狠狠的打我,还猛烈的干我。老公,我快受不了啦?”


“那明天让那个粗俗的老师傅来咱们家,就在咱们卧室,就在这张床,当着你老公的面狠狠的玩你。”


“好,太好了,老公,我都听你的。让那个丑男人当你面狠狠的玩我。”

现在的赵华民双眼赤红,看着跪趴在面前,身上穿着一件撩人的睡裙,一只手绕前把刘香的圆球捏的夸张变型,似乎要捏爆了。


另只手深入在刘香的臀缝深处,大拇指毫不顾忌的深入在刘香的后门,中指食指两个手指已经狠狠的深入,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在刘香体内搅动撩拨着。


赵华民很敏感,刚才在用口舌和手的时候,妻子的兴奋突然之间变得强烈,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手指突然间被紧箍的力度。


稍微一想赵华民就知道自己妻子在脑子里幻想着兴奋和刺激的情形,所以他在妻子即将达到快乐巅峰的临界点时,一边加速的动作,一边开口询问着妻子说着羞耻的话语。


这时候的刘香早已经迷失在欲望与放纵的快乐感觉中,下意识的顺着赵华民的话语幻想,心里话也随口就说了出来。


当刘香接连两次都达到了美妙巅峰之后,身体彻底瘫软在了床上,至于赵华民,看着自己的妻子,眯着眼睛侧头躺在那里喘着,赵华民看着自己的手掌,手指上边泥泞的全都是妻子的痕迹。


赵华民脸色在纠结,忍不住伸出嘴巴把自己手指放进了嘴巴里,品尝着妻子的味道,赵华民的眼睛带着别样的神采。


自己的妻子不但是优雅高贵的高中教师,别人看来充满了魅力,就算是在亲热的时候,也是搔的让赵华民感觉她特别的欲求不满。


赵华民的脸庞带着痛苦和喜悦并存,因为在刚才,说着让别的男人玩弄自己妻子的时候,那种揪心揪肺的扭曲感,竟然让赵华民感觉身体有了些要反映的苗头,这种感觉让赵华民欣喜若狂。


可是一想到竟然要用这样的办法来刺激自己的身体,赵华民立刻变得心酸苦涩。


这时候要是刘香回头的话,一定会看到会为此刻的老公变得无比陌生。


赵华民重新躺下,刘香休息了一会儿之后,瘫软的身体才慢慢的爬起来去清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痕迹。


“老公,好舒服啊,今晚我感觉特别刺激,以后咱们就这样用角色幻想的游戏来调节咱们的生活,我感觉很不错。


老公,刚才我舒服完了,现在来伺候伺候你。”刘香说着话的时候,已经扭动着性感的身体来到了赵华民的身边。


看着赵华民双手交叉枕在脑后没有动作,刘香熟练无比的把老公的睡衣解开,然后退下了内内,一只握住小巧又软塌的小虫,刘香吧短发撩到耳根后。


刘香轻轻用手动作着,带着撩人的笑容,风情万种的跟自己老公对视一眼,然后低下头,张口就含住了毛毛虫。


毛毛虫是那么的短小,甚至在刘香全部含在嘴里的时候,还感觉到了口腔中的那种空荡。


刘香很卖力气,各种技巧都用上了,可惜那毛毛虫依旧保持着原样。


刘香把口腔收住,这样显得紧很多,里边的小舌在不断的撩拨扫动着,想用这样的办法带给老公赵华民一些刺激的滋味。


可惜这么刺激的口技在以前时候,他老公早就受不了的快要爆发了,但是现在依旧毫无反应。


当刘香快速吞吐的时候,赵华民只是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妻子在卖力吞吐,身体根本没有任何感觉。


当刘香吐出那沾满了她口水的小东西之后,又侧头低下去,用舌尖开始撩拨赵华民柔软的囊袋,可惜的是依旧毫无反应。


对于这样的情况刘香依旧见怪不怪,只是在努力的弄着。


“老婆,别弄了,挺累的,我真是没用。你也休息会儿吧。”这时候,赵华民摇头,烦躁的叹息一声,然后伸手把刘香从腿间拉起来。


当赵华民抱着妻子刘香的时候,心里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跟自己的妻子说。


就是在刚才说找别的男人去玩她的时候,那种疼痛的揪心感觉,虐心中竟然带着异样的兴奋,让赵华民心中更是难受。


“没关系,医生不都说已经进入恢复期了嘛,这段时间只要咱们找准了方法,医生说是可以唤醒你的身体能力的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

搜索
网站分类